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FOREIGN TRADE

世界岛王卖岛屿也卖梦想

 人物简介

  法哈德·弗拉迪,1945年2月生于德国汉堡,著名岛屿投资家,弗拉迪私人岛屿置业公司总裁,曾售出超过2500座岛屿,有“世界岛王”之称。

  法哈德·弗拉迪

  “岛屿的魔力如同梦幻逐渐笼罩了我。”1956年,英国著名作家、物种拯救家达雷尔在他的经典作品《希腊三部曲》中,深情描述了岛屿生活带来的美好回忆。

  德国弗拉迪私人岛屿置业公司总裁法哈德·弗拉迪(下文称弗拉迪)对此感同身受。他说:“在浩瀚海洋中,能拥有一方永远属于自己的恬静小岛,是生命中无比惬意和美好的梦想。一座能让人疯狂爱上的岛屿一定会让你有家的感觉。唯一不同的是,这些小岛没有门牌号码,它们是真正的人间天堂,每座岛都是一个独立的世界,都有一颗独特的灵魂。”

  卖掉了2500座小岛

  听说来自中国的环球人物杂志记者要采访自己,刚做完一次大手术、正在家中休养的弗拉迪立刻兴奋了起来。他说,自己对中国感兴趣,不只是因为这个市场巨大,还因为自己是“半个亚洲人”——他的母亲是德国人,父亲则来自中亚国家哈萨克斯坦。

  弗拉迪从小就迷恋岛屿,梦想着在荒无人烟的小岛上做岛主。1971年,刚从汉堡大学经济学本科毕业的弗拉迪,正在德意志银行实习。一天,他无意中看到报纸上刊登了一则卖岛广告,印度洋塞舌尔群岛的一座小岛仅卖2000美元(1美元约合6.2元人民币)。“我突然意识到,我也能买得起一座岛了!这一瞬间改变了我的一生。”

  弗拉迪迅速买了去塞舌尔的机票。当时的交通还不发达,等他多次转机最终到达塞舌尔时,那个岛已被炒到10万美元。没有买成岛,却花了一大笔路费,弗拉迪非常沮丧。但很快,他又兴奋起来,因为他意识到一个挣钱的机会就摆在他面前——买一座属于自己的岛,一定不只是他一个人的梦想。于是,他开始在当地收集岛屿的资料,准备把它们推销出去。

  回到德国后,他想方设法进入各种高级派对,接近成功人士,问他们是否有兴趣买座私人岛屿。他没有任何资源,就靠口头推销他知道的岛屿,没想到很多人都表达了购买欲望。其中一位德国商人在没有实地勘探过岛屿的情况下,就答应买下弗拉迪介绍的3座岛,并付给弗拉迪5%的佣金。

  那时候还没有岛屿经纪人这个行业,弗拉迪也不知道具体该怎么操作。为了做成这笔买卖,他联系了塞舌尔的一位律师曼卡姆。曼卡姆负责提供法律咨询,而弗拉迪则在德国和塞舌尔两头跑手续、签协议、走程序。

  第二年,弗拉迪成功卖出了人生中第一座岛。没过多久,他成为塞舌尔15座岛屿的经纪人,并成功卖出了其中的7座。在弗拉迪的第一批客户中还曾经有一位伊朗王子,买下岛屿之后,这位王子特意在岛上修建了一条飞机跑道。1976年塞舌尔独立后,曼卡姆成为第一任总统。弗拉迪在塞舌尔的活动更加游刃有余,他也越发热爱塞舌尔了。

  后来,弗拉迪又把目光投向了欧洲。他发现在苏格兰、爱尔兰以及法国布列尼塔一带,不但岛屿买卖自由,岛上还有很多宏伟的古堡,非常吸引人。不过,这些岛屿的信息并不公开,他不知道这些岛归谁所有,对方是否有意出售。为了搞清楚岛主身份,弗拉迪让飞行员带着他沿海岸线飞行,从直升机上仔细观察岛上的每一处地形、建筑,然后他再骑自行车沿海岸线走上一圈,和遇到的每个渔夫聊天,收集线索。一旦确定了岛主是谁,弗拉迪就找上门去。就这样,他在欧洲的生意也接踵而至。

  从1972年至今,弗拉迪的公司已经出售了超过2500座岛屿,每年国际私人岛屿交易额突破1亿美元。弗拉迪告诉记者,他出售过的最便宜的岛是一座位于加拿大的500平方米湖心岛,只要1500美元,最贵的岛高达5000万美元。弗拉迪认为:“最好出售的岛屿是那些靠海岸线不远,并具有永久产权的岛屿,面积至少在5公顷以上,岛上遍布茂密的绿树,最佳位置在欧洲西海岸或美国东海岸。”

 为英国王子安排小岛蜜月

  每年,弗拉迪都会花4到5个月的时间周游世界,去寻找和考察可进入国际市场的私人岛屿,至今行程已超过80万公里。在他的办公室里,有整整一面墙的文件柜,里面存放着他接触到的所有岛屿的地图、照片、测量数据、交易历史、岛主资料、税费证明等。他建立了存储有1.2万多座岛屿详细资料的信息数据库。这些资料让他对自己所从事的事业非常自信。弗拉迪公司中国大区总经理王海洋说:“弗拉迪具有德国人特有的严谨和专注,脑子里装满了工作。”即使在飞机上,弗拉迪也忙着查看电子邮件,了解业务。2013年,他摔伤了腿在家休息一周,只能通过电话与客户联系,但依然做成好几笔生意。

  弗拉迪性格温和亲切,客户都很信任他。一位中国的潜在客户说:“弗拉迪是个低调、细心的人,只开一辆普通的小汽车,一同外出活动时,他总是等我上车后再在一旁关上车门。”

  在与客户相处时,弗拉迪总是非常周到体贴。他鼓励客户亲自上岛实地考察,让他们充分了解岛上情况、开发前景以及岛屿环境。只要有时间,他还会亲自陪同客户前往。他的客户有很多是明星和企业家,像好莱坞影星尼古拉斯·凯奇(下文称凯奇)、布拉德·皮特等。为名流服务并不轻松。凯奇就是个挑剔的客户。为了找到适合他的岛屿,弗拉迪陪着凯奇坐着直升机一趟趟地盘旋在各个岛屿上方,仔细地观察岛屿的形状和环境,适时为他介绍地理知识,但凯奇总是不满意。弗拉迪并不沮丧,一如既往地努力。最终在2006年,凯奇买下了巴哈马的一座小岛,并特意开了一场盛大的派对邀请弗拉迪和朋友们一起庆祝,而在这次庆祝酒会上,弗拉迪又收获了很多重量级客户。

  除了岛屿买卖,弗拉迪的公司还为近1000位国际岛主提供私人岛屿的日常物业管理、岛屿开发规划设计和建设以及岛屿旅游出租等全套岛屿服务项目。2011年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结婚后,很想在某个岛上度蜜月,弗拉迪为他们挑选了塞舌尔北岛并全程安排了他们的行程。但对于这笔生意,弗拉迪不想透露太多,他说:“我必须遵守同客户签署的保密协议。”

 岛屿是滋润心灵的良药

  在弗拉迪眼里,买岛并不是有钱人的专利。他说:“我曾经帮助一个只有5万美元预算的德国工人买下一座岛,而另一名顾客在同一地区,也只花6000美元就买了一座迷你岛。所以,不一定要等你成了百万富翁,或者像鲁滨逊一样遭遇海难才能当上岛主。”当被问到为什么人们喜欢买岛时,弗拉迪给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答案:“很多年前我就在翻阅我的客户记录,试图找出这些人的共性来。他们的背景、地位完全不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他们都是个性非常独立的人,都希望能拥有一个私人的、独立的、安静的地方,把自己从循规蹈矩的生活中解脱出来,并在这个地方留下自己的印记。”而每一座岛屿都是一个完全私密的独立生态环境系统,并带有其主人的独特气质,这一点是全球所有陆地区域都无法比拟的。

  福塞斯岛的风光

  福塞斯岛的风光

  福塞斯岛的风光

  在辛勤工作10年后,弗拉迪也买下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座岛——新西兰马尔堡海峡的福塞斯岛。拥有私人岛屿,对于许多人而言都是一个梦想,而对弗拉迪来说,这个感觉更加强烈。“在买下了我自己的第一个岛屿之后,我才真正感受到拥有一个自己的岛屿意味着什么,那就是:超越梦想!”后来,他又陆续购进了几座岛,包括美国的达克岛。但他最喜欢的还是福塞斯岛,“那座岛实现了我小时候的梦,走在上面就会觉得自己是鲁滨逊”。他的小女儿也非常喜欢在岛上游泳、喂羊。只要到了岛上,弗拉迪就会把生活方式自动切换到自然模式,日出而起,日落而息。他会和全家人一起乘船探索整座岛,“那感觉就像是在看迪士尼的动画片,棒极了”。弗拉迪说:“私人岛屿对我而言,是滋润心灵的灵丹妙药。”

  弗拉迪小女儿在岛上喂羊

  但弗拉迪并不建议岛主全年待在岛上。他有个客户是位隐士,在福塞斯岛旁的一座小岛上住了40年。“不过,并非人人都能成为隐士”,弗拉迪说:“在开发和管理我自己的岛屿过程中,我的经验是:不要全年留在岛上,有9个月时间就够长了。另外3个月里,应该回到大陆上生活,这样就不会与现实生活太过脱节。”

正在卖溥仪老师的岛

  通过40多年的实践经验积累,弗拉迪制定出评估国际私人岛屿的12项指标,每一项为2分,共24分,只有总计超过16分的私人岛屿才有可能进入国际岛屿交易市场。“全球范围内仅有5%的私人岛屿能够达到此标准。很遗憾,中国内地的岛屿都不包含在这5%之内,因为目前中国的岛屿能买卖的只是使用权,而没有产权。”不过,弗拉迪很看好中国市场,认为总有一天这一障碍能够突破。

  实际上,弗拉迪早就在研究中国岛屿了。王海洋说,弗拉迪喜欢收集地图,包括中国古代及现代的地图。今年3月,国家主席习近平访欧,德国总理默克尔赠送给习主席一幅1735年德国绘制的第一幅精确的中国地图,而弗拉迪手里就收藏了一张一模一样的地图。

  弗拉迪也有很多中国客户,他告诉记者:“我只到过香港,还没有到过中国大陆,但我在欧洲和美国曾和很多中国人有过交往。我相信: 国际私人岛屿市场对中国人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因为这是一个可获得高额利润的新兴投资领域。目前中国客户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选择正确的岛屿,仅通过看照片选择岛屿是不容易的,最好是能赴岛屿实地考察。”

  最近,弗拉迪正在积极推介的一座英国私人岛屿,与中国也有特殊的关联。岛的原岛主是中国末代皇帝溥仪的英国老师庄士敦。庄士敦曾在北京故宫陪伴溥仪8年,他撰写的《紫禁城的黄昏》一书风靡全球,毛泽东也很喜欢这本书。后来,庄士敦用这本书的版税购得了这座面积达105公顷的海岛,还在岛上建造了原汁原味的皇家四合院,称这个岛是“英国的小中国”。弗拉迪非常希望能是一位中国客户买下这座岛,因为“它不仅很有投资价值,还包含着一个浪漫的中国梦”。弗拉迪说:“我卖的不仅是岛屿,还有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