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FOREIGN TRADE

楚克水下惊魂--那里是墓地,也是天堂

 来源:divetheworld 

楚克水下惊魂--那里是墓地,也是天堂

二战时期日本的战舰和飞机沉没之地,吸引了众多潜水员前去探索那里的神秘墓地。

与其他的欢乐潜旅不一样,沉船潜水有点“宗教仪式”的沉重。当你全神贯注地搜索着沉船的甲板、货舱、舰桥,穿越死亡和时空的帷幕凝视着当年水兵 们用过的各种物件,一辆自行车、一个碗、一个防毒面具、 一张旧照片……恍然间,你会有冥冥之中被注视、被凝视的感觉。这种感觉时时让我毛骨悚然、头皮发麻,刻刻令我战战兢兢、左顾右盼。68年过去了,楚克潟湖,冤魂不散!

---林少雯

✔今日内容 - 楚克:在墓地中触摸天堂

(一)楚克简介

(二)楚克: 帝国海军基地, 沉船潜水天堂

① 帝国终极墓地

② 无声的回忆

③ 被"挟持"的穿越

④ 最"昂贵"的船潜

(三)旅游信息

作者简介林少雯,50后,早年留学,旅居欧美。食品科学和营养学博士,潜水爱好者,多次在南北两极,亚马逊丛林潜水。

楚克简介

Truk环礁,也称Chuuk, 位于关岛以南1000公里,这里属于MICRONESIA联邦,Truk四周被泻湖环绕,是得天独厚的避风港,二战期间日本将这里作为重要海军和空军基地,另一个类似的地方是巴布亚新几内亚的RABUAL,这里位于30米以内水深的沉船有超过30艘,良好的能见度让这里成为圣地。(WudChina)

楚克:帝国海军终极墓地, 沉船潜水天堂


文/林少雯 图/林少雯,舒佩尔·乔利

帝国终极墓地

楚克原是西班牙殖民地,后转手给了德国。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为了抵御德国势力在当地的发展,英国引狼入室,请求日本的支持。此举正中极具扩张 野心的日本下怀。他们反客为主,赶走了德国人,不顾当时美国的极力反对,成为楚克及其周边岛屿的实际占领者。楚克潟湖为周边的群岛所包围和保护,只有3—4条深水道可以从外洋驶入泻湖,所以这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天然军港和锚地。日军大兴土木,在岛上建立军事设施,并将这一水域定为外国船只不得入内的禁区。

由于所处的战略位置和地貌海域特征,楚克潟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成为日本在太平洋上最重要的补给运输中转战略枢纽。日本海军在对美国夏威夷珍珠 港实施偷袭之前,所有参战舰只就是在楚克水域进行了最后的军事演练。楚克基地还参与了日军太平洋战役的所有军事活动,由此被盟国称作东方的直布罗陀和日本 的珍珠港。

作为美军太平洋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1944 年2 月17日至18日, 美军在楚克实施了代号为“冰雹风暴”的攻击作战计划。尽管日本海军及时做出判断匆匆撤离楚克,暂时逃过一劫。但相当于20多万吨总排水量的60多艘日本武装商船和战舰以及500多架中的275架各类战机被美军在两天的狂轰猛炸中击沉击毁。除了彻底丧失了制空权之外,接踵而来美军持续不断的打击不但彻底隔断了楚克和日本本土的联系,也使楚克彻底 丧失了原先作为日本太平洋战区的补给和中转枢纽的战略要地作用。

在2000多平方公里的海域的海底里静睡着如此之多的沉船和飞机残骸。难怪日本人将楚克潟湖称为“一座开放的坟墓”,而长眠在海床底的这些沉船则成了名符其实的“鬼魂舰队”。

时隔24年之后,由世界著名潜水探险家雅克库斯塔 (Jacques Cousteau) 带领的潜水探险队于1968—1969 年间对楚克潟湖进行了全面的科学探险考察,找到并确认了被击沉的舰船共30余艘。与此同时,楚克的传奇人物Kimiuo Aisek利用他在二战期间在日本海军基地打工时收集的日本舰只锚地信息和他的潜水技能,声称鉴别了楚克潟湖中38 艘沉船和飞机残骸,如此一来,楚克潟湖渐渐又成了闻名世界的“沉船潜水天堂”。

无声的回忆

每条沉船都是一个没有诉说的故事。有些船只横卧在水底,面朝上的船舷被厚密的色彩缤纷的软珊瑚、硬珊瑚层层覆盖,恰似一座珊瑚岩礁;有些仍然是 直直地耸立,坚挺地座落在海床,它们的主桅杆的顶端甚至露出了水面;有些相对完整,好像是远洋航行归来,在码头暂作小歇;有些却早已千创百孔,支离破碎; 有些头尾两段,仿佛在默默地述说着战争的残酷和岁月的艰险。

当在水下看到一个又一个的头颅骨和堆积在文月驱逐舰(Fumitzuki)作战室指挥桌上的大腿骨时;当看到由于鱼雷击中弹药库或油舱引起大火 在沉船留下的漆黑的火烧痕迹时;当看到因快速下沉与海底相撞导致的巨大冲力把货舱中的零式战斗机像纸飞机一样撕成几片,并使停放在甲板上的坦克互相重叠时,尽管时隔68年,尽管在水下除了自己的呼气声一切万籁俱寂,你还是可以感受到当年战事的悲壮以及惨烈。

战争结束后日本政府和民间团体曾经收集了在楚克水域和陆地丧生的日本士兵的遗骸给以妥善的安葬,但是很多在沉船深处葬身的水兵的遗骸随着沉船潜 水运动的发展得以重见天日。然而密克罗西尼亚联邦政府却拒绝了日本方面再次收集遗骸的要求,理由是如果日本人收回了遗骸,他们就不会每年再来楚克祭拜,将 给楚克的旅游行业带来负面影响,这真是一个绝无人道可言的最荒谬的借口。

在清澄丸(Kiyosumi Maru) 的残骸上,我久久地注视一个密闭的舷窗,我想知道在舷窗的另一面有些什么,我似乎感受到了在68 年前的2 月17 日,当被击中的这艘船迅速下沉时被禁锢在密闭的空间里透过这隔断生死的舷窗注视着狼烟四起迷茫的天空并知道自己已逃生无望的水兵们揪心的痛楚。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们在想着什么?他们在说着什么? 是以效忠天皇玉碎为荣,还是在用生命的最后一个声音,呐喊着父母、爱人、儿女、亲友的名字?

与其他的欢乐潜旅不一样,沉船潜水有点“宗教仪式”的沉重。当你全神贯注地搜索着沉船的甲板、货舱、舰桥,穿越死亡和时空的帷幕凝视着当年水兵 们用过的各种物件,一辆自行车、一个碗、一个防毒面具、 一张旧照片……恍然间,你会有冥冥之中被注视、被凝视的感觉。这种感觉时时让我毛骨悚然、头皮发麻,刻刻令我战战兢兢、左顾右盼。68年过去了,楚克潟湖,冤魂不散!

被“挟持”的穿越

沉船穿越、洞潜和冰潜是潜水活动中死亡率最高的3项技术潜水运动。玩潜水后一直专注于收集潜水事故方面的书籍,这些故事的主人公无论是体力、经验或技能都远远超出自己一千倍,最终还是在深潜、洞潜或沉船穿越潜水中丧生。由此我给自己定下一个死规矩,决不涉足洞潜或沉船穿越。

这个规矩糊里糊涂地在楚克被打破了。

6个潜客中有3个教练,其中来自纽约的DON是有35 年潜龄玩技潜的老手,装备也与众不同,他用两个侧挂瓶,深潜时在背上再挂个50%氧的小气瓶。我恰好和他在一组, 而他是个逢机房必进的主。下水后他和导潜总是游在前面带路,三拐两拐就把我给“裹”进了去机房的狭窄通道。一进去就是“自古华山一条路”,倒退又要和跟在 后边的潜伴相撞,好在武装商船的通道比战舰要宽敞一点,再加上大家都很淡定地循序而进,尽管碰上好几次我的水下摄影闪光灯挂住电缆或自己或潜伴的低压管, 结果是有惊无险,全身而退。机房里伸手不见五指,全凭强力水下灯照明,似乎仍处工作状态的柴油电机,有着密密麻麻线路和开关的配电板,工具箱中各种扳手,改锥排列的整整齐齐,这一切令人目不暇接、感叹不已。不过从机房中游出重见天光的那一霎那,还是不由自主地默念一句“哈利路亚”!

玩沉船穿越才知道自己的中性浮力控制有多”臭”!

 

最“昂贵”的船潜

据说每年来楚克的游客人数不过5000左右,潜客似乎也不多,当地原先有3条船提供船宿潜水服务, 其中的AGGRESSOR 已经退出这一市场,剩下的两条船中可接纳16位潜客并支持技术潜水和全封闭潜水的奥德赛(Odyssey) 潜水船是不少潜友推荐的首选。而旧金山丸(San Francisco Maru),这是在楚克必须要潜的一个沉船。闻悉获得这个别名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当年这艘船被击沉时,货舱里的货物价值远超百万美元;二是由于该船最深处达63米,最浅处48米,甲板是53米深,休闲相机防水罩在此深度下难逃破损漏水的命运,损耗总值达百万美元之巨。

我从来没有到过55米的深度,由于奥德赛在这方面经验多多,而且在55米的甲板,10米和5米处都放置了备用气瓶,而我自己除了主气瓶外,也一直备有逃生用的3立升气瓶,所以在楚克又一次破了不深潜的规矩。

下潜到30米深处才看到透过时空的帷幕扑面而来的旧金山丸的轮廓。前甲板上的主炮依然巍然挺立,在2号货舱一侧的甲板上有两辆因船沉入海底撞击海床时叠在一起的3人座轻型坦克,还有一辆坦克在货舱的另一侧,货舱内还有好几辆外形基本完整的卡车。看完,拍完这些离下水时间已有19 分钟,按照我们下水前制订的潜水计划,这已经是在这个深度下我们所携带的装备所允许的水下安全停留时间的上限,立马开始上浮。当浮出水面时潜水电脑显示潜水总时间为53分钟。重新沐浴在阳光下,不由地感叹,这个沉船潜水的天堂着实是不会让你失望而归的。

旅游信息

如何到达:

去楚克路程有点烦。我是从上海飞东京,在东京过夜访友,第2天飞关岛转机再飞楚克. 当然也可以走马尼拉,香港或台北线路。

气候:

热带海洋性气候,常年温暖潮湿,大多时间气温27-32度。12月-3月相对干燥凉爽。

文图原刊于《山野中国户外》,57diving.com